张思安与乐队

在音乐的道路上,张思安大部分时间独自前行,他曾以(几乎)每月出版一张专辑而闻名。2013年他组建了新的乐队。在这三人组合中,他与一名贝斯手和一名鼓手合作,同时将中国乐器“中阮”和“琵琶”置于乐队的中心地位。

视频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lolGEKYhKvA

他无疑大大革新了这一中国传统乐器的使用。乐队整体风格多样,像是带有中国风格的民谣,兼具摇滚、爵士、电子等其他乐风。张思安原名让-塞巴斯蒂安·艾利。他于2000年踏上中国的土地。2010年,他以“保险超人乐队”参加了中国摇滚大赛, 并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赢得冠军。他一直在电子和实验音乐领域孜孜不倦地探索。他的音乐很难归类。他是第一个用中阮作曲的外国人,也是第一位使用这一乐器演奏爵士乐和摇滚乐 的音乐家。

 好了,那么,什么是中阮?

阮,古代称秦琵琶、阮咸,现代称阮。弹弦乐器。中阮,就是次中音阮的简称。

张思安把这样一种大多数国人都没听说过的乐器玩出了花。2013 年,他发行了一张中阮合集。听着他操着一口还算流利的中文,缓缓弹着中国传统民族乐器,唱着简单朴实的中文歌词,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。他还有许多有趣的个人项目,比如向 8-bit 致敬的《8 Bit Boy》,还有电琵琶实验专辑《试验电琵琶》。打开他的 BANDCAMP 主页,三十多张专辑让人眼花缭乱,在惊叹他的高产的同时,也惊异于他对于音乐可能性探索的执着和态度。

除了自己玩,他也参与了很多音乐项目。

他2006年 组建了“了不起的JSB!”乐队,进行世界音乐的探索。他们自称是地球上唯一一支“有着唱中文歌的法国主唱和巨大音乐包容性的乐队”。

他的摇滚乐队“保险超人”参加了中国摇滚大赛,并在大陆香港赢得冠军。

2013 年,他组建了一支新的乐队“张思安与乐队”(Djang San + Band),进行更广泛的音乐探索。这支乐队的风格很难被定义,它包含着车库、民谣、实验、爵士、电子、等等。

在去年发行的专辑《桥》的简介里,他说他们想通过音乐建立起一座连接文化界限的桥。这座桥超越了音乐风格的界限,让听众能在时间和空间中穿梭,从东方到西方,从过去到未来。这张专辑大概是最能体现他的音乐理念的一张.

张思安与乐队最近去了韩国和日本的音乐节演出,2017年5月份又参加了韩国的« Seoul Music Week » .



Zhang Si’an at Yugong Yishan in Beijing in 2008
张思安也是2010年中国摇滚大赛GBOB冠军保险超人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。

他03年开始弹中国的一个民族乐器,中阮. 现在他用中阮弹各种风格的音乐.
他的 Summertime 的版本很特别因为张思安是第一个用中阮弹爵士的人。

张思安———在北京享受国际音乐文化的音乐实验者

他放好自己各式各样的音乐实验仪器,像无数次在各个表演前的开始一样,

张思安要开始给大家看他新发明的音乐产品了。与众不同的是,每次的实验,

他都会把新加入的音乐试剂产生的化学反映展现给大家看,

观众在享受新出炉的音乐产品的同时,他享受制作的过程。

就这样,日复一日,一次又一次的实验,一个又一个的音乐产品。

如果有一个仓库来放他的音乐的话,来访者也许会喜欢他的装修。

因为这些音乐都有自己的特点,一个一个的陈列在柜子里,有清新神秘的民谣,

有实验音乐专享区,有流行时尚的电子音乐,其间给这些音乐盒子做修饰的,是经典的爵士乐。

加上仓库的主人,来自浪漫法兰西波尔多美酒地区音乐人娓娓道来的音乐解说,

这就构成了一道音乐美食:架上的音乐是陈年的,或是新酿的,又或是新勾兑的,

也许又或是主人即兴配制的一杯鸡尾酒,配着客人的心情这道主食来享用。

你可以是风尘仆仆的旅客,也可以是朝九晚五工作的员工,

或是迷失在人生十字路口不知道做什么的路人甲,

你都可以来这个音乐餐厅坐坐,还有一点,这里通用的流通货币不是钱,而是文化。

如今在中国每天都有新的变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,

但是我很高兴我可以把这些新鲜的变化加入到我实验的音乐当中去。”

张思安如是说。 对于一个做了10多年音乐的音乐人来说,

张思安把多年积累的国际音乐文化作为实验背景,把日新月异的变化作为实验的题材,

每天奔走在各个音乐场所,在把自己的音乐文化展示给好朋友们的同时,也享受着自己的音乐人生。

是的,法国人就是这么浪漫,音乐也可以像美酒一样来品尝,

而音乐师就是推荐你喝哪个美酒的品酒师,如果你喜欢让他法式化一些的话,

他就会像魔术师般变出不同的法国奶酪来,让你和着美酒一同享受。曾几何时,

人们开始普遍接受“活在当下”这一时尚的生活理念,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

我们无法预见下一秒,所以我们要抓住当前这一秒,并享受他的变化。

2009年的那个夏天,当沉浸在自己如火如荼实验音乐天地的

张思安准备在实验摇滚乐上注入更多新的试剂时,

他认识了来自荷兰的贝斯手麦克和中国前“自游”乐队的鼓手毛毛,

三人组成“保险超人乐队”(The amazing insurance salesmen

参加了全球乐队比赛,并在香港赢得了中国赛区冠军,同年代表中国转战马来西亚,

冲击世界乐队冠军。

这支由三个国家的乐手在北京组成的乐队开始受到关注,

并开始参加不同的音乐节并录制了他们自己的EP “Escape”

并在itunes上销售。实验音乐受到了关注,

并且自己也是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,这让张思安感到高兴。

不管是他自己个人表演还是保险超人的乐队演出,都开始渐渐多了起来,人们喜欢这种方式。

说起北京的生活,他肯定了北京的乐队文化氛围,

认为目前中国在北京有最好的乐队发展环境。

10年前,北京的乐队文化还没有像今天这样具有多样性,

10年后的今天,越来越多的演出和音乐节在北京一天天上演着,

为北京这座历史城市一次一次的注入新的音乐血液。

更多国外的乐队来到北京演出,而中国本土的乐队也从北京走到国外,音乐氛围很棒。
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。在北京与波尔多不断辗转的这些年里,

张思安已经从当初的那个大男孩走进了一个成熟的音乐人的世界。

在这个国际音乐氛围下,他不断有机会认识来北京演出的来自不同国家的新乐队,

在沟通与交流的情况下也在自己的实验音乐上不断的创新进步,并享受着这个创作的过程。

(编辑:小桑)

2000年张思安第一次来中国,并写了他的第一首中文歌。而后他又写了8张中文或部分中文的专辑 。

从那年起,张思安游历大半个中国(北京,上海,兰州,新疆)。他了解了很多不同的音乐类型。
中国经典诗词和他的想象力是他歌词灵感的主要来源。

在2000年,也就是他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,张思安结识了很多北京本土的乐队,这些乐队包括:野孩子、二手玫瑰、小河、布衣、冷血动物、
王娟、万 晓利……。

2002年,张思安在北京呆了一整年。每周三都在一间名叫“河”的酒吧演出。那家酒吧在2003年损毁了,现在已经成了一个传奇。

2003年,回到法国,张思安录制了他的第一张中文专辑,《莲花》。这张专辑的灵感主要来自他去兰州的旅行。
那张专辑由莲花山民谣重新混合而成,其中一 首歌是由新疆乐器Rivapu演奏的。

张思安把中国古诗加入到他的音乐当中。歌曲《陋室铭》(Jianlou house)和《天净沙·秋思》(Free me)便是很好的例子。

张思安也为他不同的乐队创作法文,西语或英语的歌曲。其中一些歌曲是 用中国乐器(中阮,葫芦丝等等)或吉他演奏的,
而另一些主要是电子乐器。张思安是第一个用中阮写歌曲的外国人。他也是第一个用中国古代词创造歌曲的外国人。
张思安也为小电影和艺术展览(如画展,雕塑展)谱曲。

Djang San, Djang San + Band